悬赏任务app排行

烈日酷暑中的“烤”验 ——悬赏任务app排行四川省威远县地质灾害隐患排查纪实

作者:康勇时间:2017-09-06

前    言

“6·24”茂县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发生以来,党中央、国务院和国土资源部、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。紧急动员全省国土资源系统和地勘行业队伍力量,从7月1日至31日,在全省集中开展地质灾害和防汛安全隐患排查。

任务与责任

连日来的高温,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酷暑难耐的滋味。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109地质队就有几群地质队员,他们整天顶烈日,冒酷暑,在高温的“烤”验下恪尽职守,执行着地质灾害隐患排查的艰巨任务。

109地质队承担了全省六个县、区的地质灾害排查任务。

7月4日,该队四川蜀都地质工程勘察院总工程师徐刚、副院长刘文刚、副院长唐吉兵分别带组奔赴威远县开展地质灾害隐患排查工作。该队地调所鼎力支援,3名技术人员随队出发。

19名排查兄弟不畏酷暑,不讲条件,不计报酬,汗洒威远县各个地质灾害隐患排查点。

排查现场

威远县行政辖区20个乡镇,幅员面积1289平方公里。此次地质灾害排查点400余个,复核点300余个,新增点300余个。

威远县1000多个点必须要在7月28日结束野外工作。

此次排查工作时间紧,任务重,分分秒秒催促着排查人员的脚步,更考量着兄弟们的责任和担当。

烤你没商量

大暑小暑,上蒸下煮。

七月的天,太阳疯了似的肆虐着万物。

持续高温的威远县,热浪灼人,太阳如火球般炙烤着大地,地面温度最高时甚至达到41摄氏度。

109地质队党政及工会高度重视,时刻牵挂着每一个排查区域职工的安危,分片分组深入一线看望慰问。

我随同慰问组走进了威远县地质灾害排查现场,见证了一线地质队员顶烈日,冒酷暑开展地质灾害隐患排查的感人事迹。

7月12日,是一个特殊的日子—入伏。入伏后的天气可谓是上无纤云,下无微风,蝉声满树,闷热万分。

特别是今年的三伏天,炎炎烈日,烤你没商量。

现场见“黑娃”

早上7:28分,我们来到了威远县观音滩镇的一个排查点。推开车门,巨大的热浪滚滚而来,炙烤逼人,整个人像掉进了灌汤的开水锅。

借助汽车长鸣的笛声,寻找排查人员的目标。在一处滑坡地质灾害处的棘刺从中,有人踮起脚尖露出头来向我们挥手。

寻着目标,我们沿着崎岖的山坡,气喘吁吁地爬到了现场,汗水早已渗透了衣裤。

看见眼前兄弟们陌生的面孔,我惊呆了。

一张张黝黑的脸上,豆大的汗珠挂满了整个头部。被太阳烘烤后的胳膊正蜕着原有的皮肤,露出的胳膊上好似长满白“刺”。

湿淋淋的衣服紧紧贴着身体,耀眼的白色汗渍肆无忌惮画着不规则的图形。

“你…是…”

我拼命启动记忆搜索的引擎,确怎么也找不出昔日兄弟们的模样,傻了半天都没有叫出他们的真实名字。

叫我们'黑娃'吧,这些天大家被火辣辣的太阳,早已烤得老黑老黑的了。”现场的兄弟们一边忙碌着手上的工作,一边调侃地说道。
在当地“黑娃”成了兄弟们通用的代名字。

中暑又中“彩”

在威远县地质灾害隐患排查的现场,蒸、煮、焖、烤是家常便饭。

5个技术排查组,先有陈德云、徐刚、何雷发生中暑。后有刘文刚、冯成科、赵明、何君、彭玉等人员不同程度出现中暑症状。

藿香正气液、十滴水、仁丹、清凉油、风油精成了他们的护身法宝。

兄弟们被棘刺划破背,被树桩刺伤脚,被野蜂咀透手、被蚊虫叮满身,没有人不中“彩”。

现场擦擦药物,粘块创可贴,继续工作。

揭开兄弟们的衣裤,至今还残留着累累伤痕。

工作像拼命

兄弟们在现场对隐患点周边地区进行拓展延伸,进一步科学划定危险区范围、明确威胁对象,对可能成灾的地区进行了排查评估。

大家又马不停蹄地赶往附近的村民家,入户向村民进一步了解、询问、核实。

“好大的太阳啊,快到屋里来躲躲阴。”男主人热情地招呼我们。

工作中

“你们不怕中暑嘛,我们都不敢出门了,这几天太阳从早到晚,连闪闪都不打一哈,好毒辣的天气喔,你们在拼命啊。”女主人见我们满头大汗,忙把手中的扇子递了过来。

房屋角落的屋檐下两条主人家的狗,见到陌生人来了并没有疯狂的叫咬,懒洋洋的趴在地上吐出鲜红的舌头喘粗气,反复诉说着一个字——热!

完成入户调查工作任务后,我们谢绝了村民“歇一会儿”的好心挽留,一头扎进烈日下的滚滚热浪中,赶往下一个排查点。

“错时”变“赶时”

午饭是中午1点多钟的时候,途中与其他两个排查组相遇汇合,找到路边一家唯一的餐馆吃饭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本来饥肠辘辘的兄弟们确都没有食欲?人人忙着喝水,吃防暑降温药物,清理伤口,换创可贴。

吃完饭,刚刚放下筷子,就有人说“走”。

“大家多休息一下吧。”我好心的建议。

“休息毛线喔,下午还有7个点。”刘文刚说话的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分贝。

“每天都是这样,我们都麻木了。”旁边的冯成科悄悄的对我说。

“没有办法啊,月底前每个排查点必须完成一图、一表、一报告,压得我们都喘不过气来了。”徐刚无奈地摇着头。

是啊,在特定的地质灾害隐患排查期间,没有“错时”,只有“赶时”,没有歇气休息,只有加班加点。

我赶忙要来一只藿香正气液,一口喝下,追上他们匆匆出门的脚步。

加班成必须

赤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。

午后的天气更是热得受不了,人不动也会大汗淋漓。路边田野里的庄稼也被烤得抬不起头来,一株株无精打采,弯着腰,低着头,被这烈日折腾得一塌糊涂。

工作中

兄弟们确像服了兴奋剂一样,生龙活虎地奔走在排查的各个点上。

什么精神激励着你们?什么力量支撑着你们?我的兄弟们?

问天问地问自已,更扣问着人们的良知。

下午8:35分左右,兄弟们完成了当天计划的排查任务。太阳收敛了白天毒辣的淫威,渐渐地退了下去,天也慢慢黑了。

兄弟们拖着疲惫的身子往驻地回赶。

在乡镇上吃完晚饭回到宿舍,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。兄弟们还不敢休息、懈怠,匆忙打开电脑汇总、统计当天的数据资料。

据悉有的还要忙到凌晨2-3点钟。

明天新“烤”验

人们都以为晚上就会凉风习习了吧,那你就错了,发威的太阳才不甘心。它把白天的酷热转化为晚上的闷热,照样热得人们快喘不过气来。

在宿舍我仍然大汗淋漓,项下、脊背、裤子都湿得黏成一团,黏黏乎乎,脱也脱不下来。

走到窗户边,我无力地推开窗户玻璃,看见太阳挑战似的又偷偷地爬了上来。

明天,兄弟们将迎来新一轮“烤”验……



上一页:金沙江畔的地质和人(续)——致为芒康戈波区调项目艰苦付出的兄弟       下一页:人间有味是清欢